钱多多心水论坛

公司新闻

中国的文化依然在钱多多心水论坛的舞台上吟诵着自信的颂歌

                   
     常常会不自觉的在自己的文字里提到荆州,因为我是荆州人的缘故了。其实若朋友问起荆州是一个怎样的地方,我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才算好,因为她值得一说的地方实在太多...亦或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了吧,人就是这样,对于太熟悉的一切反而会看不到它的特点、因为熟视无睹了,因为没了距离也便没了发现美的感觉吧;我真不知道她应该是以一个怎样的形象出现在世人眼前的;其实很早就想说说荆州的,又常常会忌讳自己的才情浅薄、怕糟践了那么了不起的一个文化古城;然而不写写自己的家乡又总是一桩放不下的心事,就不妨在此以我枯涩的文笔说说我所知道的荆州吧。
 
                       残照当楼古荆州
    大禹定天下为九州,即有荆州。荆州地处中南,位于湖北南部的江汉平原,东望武汉、西接宜昌、南连湖南,北邻荆门;属于长江中游的一座地级市。
    先说说它的地貌特征吧。荆州属于平原地带,间或夹杂着少部分的小山丘陵地、河流湖泊众多,都是长江的分支流。且说浩浩荡荡的祖国母亲河长江,她流经荆州地域达湖北省长江长度的一半、称荆江,李白诗意“千里江陵一日还”里的江陵说的即是荆州(荆州城古称江陵城或郢都),唐诗里的荆江让大诗人“来从楚国游”的水路走的很畅快也很潇洒。这条伟大的母亲河就是曾这么温柔的哺育着荆州人民......可是和煦的长江水在汛期流至我们荆州却又变成‘万里长江,险在荆江’了,古往今来水患不断,解放后政府领导荆州人民以战天斗地的大无畏精神、以原始的劳动修好了挡水长城----荆江大堤,近年又在长江中游修建了举世闻名的三峡大坝——当今世界第一大的水电工程,自此荆州无恙,我们的先祖也当惊世界殊了。虽然长江是久负盛名,可我对初次见到的荆州长江却是颇为失望的;因为读过太多形容长江、赞美长江的诗文了,什么‘江流天地外啦,月涌大江流啦,苏东坡的大江东去啦’...于是把它想象的气象万千、波澜壮阔了,等到我见到真正的长江,展现在我眼前的不过是一条混黄的从容东流的大河,看看对岸——景物清清楚楚(自然也不会太宽了);那条在我心里想象了无数遍的浩浩大江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这条默默流淌了千秋万载的其貌不扬的河流了,除了几分失望还有一种无奈接受的遗憾吧。
    
 
                         洪湖莲
    除了长江,在荆州我所见过的河流就是长江的分支流虎渡河、藕池河、还有就是我老家的长湖了;藕池河不是太宽阔也就近百米吧、水流也不急;但是位于我故乡的长湖气势就颇渗人了,快要接近却还未望见她的影子时就会有一股冷森森的水气扑面而来了、即使是流火的七月你若是来到湖边也马上会令你感到凉气袭人的;遥望对岸、景物影影绰绰、往东西向一望更是浩渺无涯!人的渺小感会油然而生了,于是想怪不得河伯见到东海会‘望洋兴叹’啊。还有便是闻名中国的荆州洪湖,也是湖北省第一大湖;所以出名自然是因为那部老电影‘洪湖赤卫队’,‘一曲洪湖水,唱遍天下知’;且不说洪湖的鲜鱼、莲藕、莲米、菱角、野鸭等绿色美食是如何的吸引人去品尝,其实我真正喜欢的洪湖正是在“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季节,和风丽日,徜徉茫茫湖上泛舟清波间,看一望无垠的莲叶荷花碧绿嫣红、看野鸭戏水白鹭纷飞、听渔家姑娘快乐歌唱、让人情不自禁的沉醉于诗情画意,恍惚间真不知今夕何夕还是人间天上了......于此流连忘返、只愿长做个洪湖人方好。
    其实何止是在洪湖,我们荆州的乡下人家几乎是家家有鱼塘、户户种莲藕的;到了腊月年关将近家家户户都在清塘、捕鱼的捕鱼、挖藕的挖藕,丰收忙碌的欢腾场面不亦乐乎;丰收的鱼、莲藕除留下一部分自己吃,便赶上过年时候的好价钱卖了;这时候农民心里的那个欢喜热乎劲真是没法形容了。除了接天碧绿的莲叶,荆州还有一种碧绿就是一望无垠的稻田了,到了收获季节这无垠的碧绿便像变魔术般变成满眼的金黄了。古话说“湖广熟、天下足”便是说我们两湖平原盛产稻米、优质富足的足以供养天下人了。李白也在他的“荆州歌”里写道“荆州麦熟茧成蛾”,也可印证荆州粮食的丰富了;那么我说荆州是一个富足的鱼米之乡最是恰当不过吧。
 
              
               古城依旧
    闻听三国事,每欲到荆州。这是说荆州的三国文化丰富。而荆州又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这自然指的是我们这座雄伟沧桑的荆州古城还有她所代表的荆楚文化了。所以荆州的历史文明绝不仅仅只有三国事了。有史可鉴的是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20代楚王定都荆州,长达411年;故都城址就在荆州城郊外的纪南城(即郢都)遗址;于是无数的楚王贵族们的墓葬也便散落在了纪南城的四周,一座座高大巍峨的陵墓封土堆看起来仿佛就是一座座小山峰;这些贵族们生前显赫、死后依然想傲视这纪南城吧。唐诗人刘禹锡在他的【纪南歌】里写道“风烟纪南城,尘土荆门路。天寒多骑猎,走上樊姬墓”——说的就是这里的古墓群了。这位樊姬便是春秋五霸里楚庄王的王妃,我想,樊姬的美貌自是不用说了,最难得的却是因为樊姬的贤而慧,常常谏阻楚庄王的错误行为,又巧妙地使能臣孙叔敖得到了楚庄王重用、才有了楚庄王的称霸诸侯和楚国的强大。所以楚国史书说:“楚之霸,樊姬之力也”,浩浩青史、如此赞颂一个女人在中国乃至世界史上也是少见的;樊姬不独是为我们荆州亦是为中国的妇女早在两千多年前便争得荣誉了,谁说女子不如男呢。而今历史的风烟已经消散,纪南城早已化作了荆门的尘土,唯有这些王侯将相们的巍巍陵冢依然恋恋不舍地屹立在岁月的西风残照里,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他们昔日的辉煌。
 
 
 
青铜器里楚文化
 
    因为有着众多的古墓葬,荆州自古以来盗墓的也便多。于是政府便抢救性的发掘了许多古墓,终于让我们后人目睹了楚先民创造的璀璨文明——楚文化,荆州出土的无数青铜礼器如鼎、簋、樽、镬等、战国丝绸、精美的漆器、整套石器编钟、还有那位在荆州沉睡了两千多年的‘西汉古尸’先生、至今依然沉睡于荆州博物馆中;最著名的就是那柄象征着帝王威严的利器“越王勾践剑”了,还出土了有和他相媲美的吴王夫差矛;勾践夫差这一对天生的冤家对头一定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生前誓不两立,死后两千多年自己的心爱之物却能在千里之外的荆楚大地共处一室供世人赏玩...若知道了,他们当作何感想?是不是会一笑泯恩仇呢?估计不会吧,因为当事者迷,所以唯有真正能够跳出自我站在事外看世界的人方是觉悟的高人了;也可见许多当时看似你死我活的血腥历史在后人的眼里也不过是笑谈的故事罢了!但这远古剑矛的精美纹饰和锋利至今还是傲视古今、熠熠生辉的;似乎是在告诉我们这便是历史真实的见证。因为荆州博物馆的馆藏以丰富闻名,大凡来荆州游玩的人是一定要去一睹为快的;曾在琼瑶女士的散文里就看到她写游三峡途经荆州时,说是对荆州的博物馆慕名已久于是欣然而来的。古墓葬里埋藏的楚文化已经陈列在了博物馆骄傲的展示给世人,而史书里的故事也在人们的口中代代传说着。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屈原、“一鸣惊人”的政治家楚庄王和他的名相孙叔敖、吴国名将‘灭楚’的楚人伍子胥及他的好朋友‘兴楚’的申包胥——这些都是充满血性、傲骨铮铮的荆州古楚国男子,他们的精神似乎从来不曾消亡,就像那座傲视历史风云的屈子行吟阁、楚梅飘香的古章华台寺庙...后人祭拜的缕缕香火、永远弥漫在荆州不灭的历史和传说中;这袅绕不断的朝圣香火似乎也潜移默化的熏陶出了楚人好斗不服输的强悍个性、锻造着一代代荆州人不屈的奋斗和努力向上的精神。
 
                       宁静的城
    既然荆州是以三国事闻名于世的,我便一定得说说荆州的三国故事了。荆州城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当时东连孙吴、北接襄阳曹魏、西通巴蜀;诸葛亮与刘备隆中对策的就是先夺取荆州了,于是在三国便演绎了一出‘刘备借荆州——一借永不还’的无赖型典故;其实在军阀混战各据一方的纷乱年代,政治集团之间的斗争哪有什么真正的君子道义可讲呢?隆中对的第二步便是夺取西川益州了,于是刘备诸葛亮起兵入川、留关羽守荆州;关羽是三国名将,却又骄傲无比,即又在荆州演绎了一出荡气回肠的悲剧‘关羽大意失荆州’、于是一败再败走麦城被俘死义;其实这里关公的失败有多少是因为他的骄傲又有多少是因为西蜀集团的错误决策呢?对这位忠义纯真的山西武夫子的死我觉得刘备诸葛亮应该负很大的责任。可是无论历史的成败如何,荆州人民都一如既往的喜爱着那个高傲却又不失真纯的红脸关公;无论历史的风云如何变幻,一个个驻守荆州城的政权走马灯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可我们善良正义的荆州人却都只愿意这位武夫子永远守护着他们的荆州城,所以今天的荆州城头总是飘扬着蜀汉的关字大旗;荆州的人们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也总是刘、关、张的传奇故事。人们也愿意在荆州为他们留下了许多的传说和遗迹,比如关公当年办公的地方现在叫了“关帝庙”、关帝夜读春秋的“春秋阁”、还有纪念桃园三结义的“三义街”、张飞筑城的‘一担土’城墙 等等。当然还有那位乱世奸雄曹操狼狈败战的乌林古战场、仓惶逃命走过的华容道..至于当年关公在华容道义释曹操是历史还是演义传说那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那场战争留下的部分历史遗迹存在荆州的洪湖境内却是真的。
 
 
                       荆州城里的关帝庙
    因为有着三国情结,每每走到荆州古城墙下我都会仰首城头那面刘备的蜀汉大旗、凝视那巍巍的城楼、想象伫立城头的关公和他的赤兔马偃月刀;也会温馨地想起小时候爷爷讲给我的那些三国故事,“关公卖豆腐啦、刘备打草鞋啦、你不借我磨刀雨,我就不借你龙晒衣啦”......儿时与爷爷缠缠黏黏的琐碎往事就一下子回到了眼前,爷爷的音容也仿佛便是昨日或是刚刚才离去一般的真切了。走在经历了无数历史轮回的古城墙边,禁不住会上去轻轻的抚摸那沧桑斑驳的古城砖;仿佛触摸着历史的脉搏,倾听着岁月的长歌、荆楚先民的气息便与我默默感应了......这时遥想那演绎在荆州城下的烽烟战鼓、金戈铁马的三国故事往往会令人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我的城
    三国故事的硝烟渐渐在荆州城头消散远去了。拂去了历史的层层风雨、荆州的人文骄子们带着书香的风雅穿过了时光的隧道清晰的向我们走来了——从行吟楚江的屈子风骚到边塞风骨的诗人岑参、崔道融、戎昱、明朝第一相改革家政治家张居正、著名文学家“三袁”(明代后期公安派代表作家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的并称)、现代著名作家欧阳山、现代绘画大师李青萍.......他们都是在绚烂醇厚的荆楚雅韵中熏陶成长,又从楚文化厚实的大地里走出去、走向了中国、走向了世界、又走进了风雅的人文史册;其实荆州的人文精神从来就不缺少,就像这平凡而又非凡的古城墙,一砖一瓦无不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文明、承载着辉煌灿烂的荆楚文化。
    说了这么多荆州的人文和自然景观,其实也只是涉及了某些层面而已,宛如井底望天、我窥见的只是荆州绚丽缤纷的天空一角吧;荆州的美是方方面面、丰富多彩的,就像我们荆州人吃的口味、酸甜苦辣麻或咸或淡的滋味无不乐于品尝乐于接纳;所以荆州人的生活也是有滋有味的、荆州人的胸怀也是海阔天空博大宽容的。如果你也喜欢上了荆州,那么就来荆州做客吧。
    朋友、你觉得荆州算不算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好地方呢?但是无论答案如何——我都是以她为骄傲的,只因我是荆州人啊!